《韩非子·喻老》

千丈之堤,以蝼蚁之穴溃;百尺之室,以突隙之烟焚。